执相不悟

写者半入土,读者息尚存。
有情饮水,冷暖缄口。
——我们只是路人,看过就忘,各自欢喜。

【钟楼】几个脑洞

我萌的冷cp们的tag都一动不动,可以说非常扎心了。

然而我文力走丢至今未归……复健什么的还是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来吧……

七夕快乐!

1.如果的事-霸总套路

在会所打游戏的楼少和在会所应酬的钟少。

钟少大意中招(不科学的春药,想被他潜规测的XXX线小明星),躲厕所正想着怎么脱身的时候预见了刚好在游戏间隙来放水的楼少,于是虽然丢人还是安心求助。

楼少帮忙开房,但因为游戏急着开局,忘了给钥匙,而回去的时候发现(他们几个熬了几天)有人打起盹儿了,于是决定好人做到底帮钟少顺便自己也睡一觉,就去饭局上把人带走。

然后不讲逻辑的来一发??

钟少拒绝找医生太丢人了。

找小姐楼少没经验。

也不能随便给找个人来解决问题。

因为打游戏打了很久比较虚,楼少就给制住了。

靠,早知道应该直接打昏的。

我会对你负责的。

啪过当然就可以END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哦。

(可能是因为逻辑圆不上,而我贫乏的脑洞里除了黄色废料就没别的什么了才写不出了吧,暴风哭泣.gif)

2.原谅帽大作战。小段子。

游戏里,楼少又快又准23333给钟少戴了不少2333

不不不,还是您接的准。

当然是原谅我啦。

打一架吧23333

3.慢工出细活.

◎会所应援(这词真微妙233)之后的事

楼少空下来,两人的夜间床上对话。

钟少记起之前围观孙哲平手速的震惊,顺嘴问了一句“你能做到不。”

顺毛,土豪里打得最好的。

受启发,是了我该去练一把野蜂飞舞。

乐器哪块你熟不,要耐操的那种。

诶,我的小祖宗您可别!

喜欢他的手,打游戏的时候确实挺好看的。

在别的方面也来尝试一下。

于是秀(爆)手速帮撸一发。

楼少想草草解决,然而钟少表示果然欲速则不达,被教做♂爱。

4.如何找到孙哲平的

钟少追求给老楼添添堵的愉悦,让秘书(游戏粉)帮忙找人踢馆。

秘书以(粉丝)爱的雷达找到了大孙,报价不菲。

哟,这厮可真金贵呢

贵有贵的道理,这人是blabla

停,给我打住,说点我能听懂的。

秘书抓重点夸老孙(论大神如何教做人)

哟嚯,这倒有点意思。那事成了,一分不少。

楼少上全明星之前,钟少就预告有礼相贺(本想把楼少打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来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围观踢馆,看到游戏画面以及大孙的操作,虽然对荣耀了解不深,也感觉得出是甩普通人n条街的水准,没想到楼少进步如此飞速,猜想受大神精心指点,于是有点吃之前整天楼少挂嘴边老叶的醋。

知道真相后哭笑不得,却也没表示什么,任楼少捡了个帮手。

夜间谈话,楼少问要礼物,钟少反问一个大神这礼还不大?

大神真是你原本打算送我的礼物?

毫不犹豫承认下来,并将自己对楼少及其战队的关心与期冀,加上自己的 眼光前瞻性吹的天花乱坠。

楼少表示咱俩一条裤子长大的,还不了解你小样儿?分明是原意打击开嘲讽,不过后来见势顺水推舟,想白捡个好名头。

是啦是啦,你最了解我啦,所以我想在最想干啥知道不?

感谢日一发END(我他妈真的除了肉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吗_(:_」∠)_)

【川清】几个脑洞

我萌的冷cp们的tag都一动不动,可以说非常扎心了。
然而我文力走丢至今未归……复健什么的还是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来吧……

七夕快乐!


  1. 校园恋爱从误会开始

    ◆(伪)日式罗曼司(真)不成熟系恋爱动画hhhhh

    ◆动画第一话的捏他以及联想,时间点是初中的半田相信了川藤的弥天大谎(误)


    川藤的话在半田心里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而接踵而至的现实让半田对被人厌恶这件事情彻底深信不疑。

    不知何时兴起的“厄运之信”悄悄地在半田所在的初中部传播开来,半田从同学的讨论中听说到这件事,没想到第二天到学校就是一桌肚的信,打开其中的一封后,半田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其他同学想着“像半田君那样的大红人,一定有很多朋友吧,所以交给他一定没问题的!”寄了信(当然其中其实也夹杂着几封粉色的情书,但是被半田“一视同仁”了)

    然而事实是——半田的朋友很少,看着几乎要塞满书桌的信,简直欲哭无泪(委屈巴巴),把信收拾出来正不知怎么解决的时候撞上上了川藤。一眼就看穿半田内心所想的川藤,提出了“那就交给我吧,毕竟我们是朋友啊。”

    半田十分感动然后出乎川藤意料的拒绝了——我不可能伤害我唯一的朋友啊!

    半田的直球对川藤造成暴击,川藤忍不住摸了摸半田的头,然后无视了其中夹杂的粉色情书,拉着半田一起跑到校舍后面烧掉了这些信。(玩火是不是太智障太危险了233333管他呢二次元讲什么人间真实!)

    看着仍然面有忧色的半田,川藤安慰并相约新年的时候一起去神社“初诣”,神明一定会保佑我们半田的。

    之后校园里就流传半田非常与众不同,以凡人没有的魄力地处理了收到的厄运之信的流言,仿佛在嘲笑着其他同学的无聊与幼稚,于是半田的形象再次被吹了一波,俘获了又一批迷弟迷妹233333厄运之信也在初中部消失匿迹了23333


    新年的时候一起去参拜祈福,然后日(俗)常(套)许愿情节

    ——半田许了什么愿望啊?

    ——想要和川藤鹰生做一辈子的朋友!啊,坏了,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看着半田纯真的脸,川藤再次遭受暴击

    ——没关系的,如果是这件事的话,即使不依靠神明,我也会为你做到的。

    END

  2. 如果你我不曾相遇

    ◆两人交往同居设定下的烂俗脑洞


    川藤不曾出现的学生时代会是怎样的呢?

    那个名字就在嘴边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说不出口。

    半田做了这样一个川藤不曾存在的梦,心慌(怅然若失?)地从梦中惊醒,八爪鱼似的缠住了身边的川藤,真实的体温才让他渐渐找回安心感。

    被闹醒的川藤迷迷糊糊地安慰了几句。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做了一个还在学校时的梦……但是川藤却不在,哪里都不在……

    ——没有我的半田恐怕过的很不错吧?

    ——不,没有你的人生不能想象。

    毫无自觉做出告白直球的半田安心睡去。(我的心意能传达到了就好了)

    然后换被甜一脸的川藤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了

    ——你负责吧。(是你勾引我的!)

    翻身就是啪啪啪。(正直的鼓掌2333)

  3. 夏日香气

    ◎夏日物语系列第二弹·绮丽夏日~果然不能没有夏日祭啊※

    ◎我只有一些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脑洞而已

    一起穿浴衣去玩!川藤带上新朋友(十三话那一位,还是想要让半田交上朋友)!人群中走散了!半田遇到半田军,强行被尬聊一波!心生退意,大不了跟川藤发个简讯就回家吧!

    和川藤重逢!新朋友勾搭到了妹子!川清两人一起看了烟花!回去的时候,半田木屐的带子断了(扭到脚……嘛都是魔幻少女漫了不用那么人间真实了吧23333),被川藤背回家,怕被人认出给川藤添麻烦,把脸埋在川藤背上,不知不觉睡着,川藤借宿,第二天被川藤骂了一顿,然后就END吧……
  4. 暮蝉鸣泣之时

    ◎夏日物语系列尾弹·喧嚣夏日~一起来捉知了吧§

    ◎追忆似水年华以及不断创造新的回忆吧的约定!

    ◎取名捏他星人,与同名游戏截然不同的青(2)春(B)少年气息

    取了一堆galgame风味简单粗暴的标题233333非常无聊了







【黎苏】原著拼装车

◆真的是干了非常无聊的事,文字全都属于三叔的沙海系列,ooc与滚滚天雷都属于我

◆拼装的时候我根本无法停止我的笑意hhhhh

◆车头车尾都非常完(xia)整(jb)丰(hua)富(duo),胡来的蛇毒引发的春♂药效果,办正事儿时非常简短,可能毕竟是火气旺的俩小♂处♂男吧,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还真不是人干事

黎簇爬起来之后发现满鼻子都是血,他草草的擦了擦,就去四周摸苏万,想把他扶起来。苏万就在他边上,他勾住苏万的腰把他拉了起来,忽然感觉不对。他俯下去听心跳,只听到非常轻微的搏动,一下脑子一片空白,压了压苏万的脉搏,立即开始给苏万做人工呼吸。做了几下,毫无反应,一下就僵掉了。而他的耳朵开始耳鸣,然后缓缓地什么都听不到了。

黎簇没有纠结于是谁的错,他知道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他和苏万一样无辜。他不会把自己的情感纠结在自责中,他不是这样的人,这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正在他犹豫不决,正担心着苏万的境况的时候,他看到苏万已经醒了,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用东成西就里梁朝伟的那种眼神看着黎簇,似乎在说:为什么又是我?。

"没事吧。"黎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这样的成长经历,对于这样的场面也没有经验。

"有事!有东西在咬我小弟弟!"苏万道,一边就解开裤子。

黎簇看到苏万的生殖器根部,被咬出了两个大血洞,开始默默流着黑血。黎簇那一瞬间想着要不要去帮苏万吸出毒血,瞬间觉得一股反胃。

苏万就道:"血清,我带了血清了。在包里。"

黎簇拨弄了几下,去翻苏万的包,从包里拿出血清,还有注射器和全套的消毒的东西,瞬间就帮他注射了血清,把他的头部垫高靠在一个沙丘上。

苏万淡然地看着他,他也看着苏万。两个人对视着不说话。苏万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你是说,这是你一生中最刺激、最冒险的事情吗?"

"是的,虽然你比我有钱,但是,普通人遇到我这种事情的几率肯定不高,你就尽管羡慕嫉妒恨吧。"黎簇说道。

苏万叹了口气,只是笑了笑。黎簇就觉得他的表情很奇怪,问道:"你装什么忧郁,这儿又没别人。"

苏万有些神经质,忽然就笑了笑,好像想起了很开心的事情,拍了拍黎簇的肩膀:"我们又要相依为命了。"

黎簇头痛欲裂,嗓子也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这动静和他当时遇到的不可同日而语,果然如某个哲人说的,苏万总有能力把最糟糕的事情搞得更糟糕。他一直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意思,等他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的时候,就开始呕吐起来。苏万赶紧过来扶住他,但是几乎同时,苏万也呕吐起来。吐了几下,苏万对黎簇说:"我们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怕得要死啊?为什么我们还如此淡定地呕吐?"

"我也不知道。"黎簇只能冷笑。

黎簇又开始浑浑噩噩起来,他迷迷糊糊的,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如果自己的脑子不让自己觉得奇怪,不让自己有任何的反抗的思维。那么其他的思考呢?

蛇的费洛蒙可以传递很具象的信息,他那个时候开始,逐渐理解了这个道理。很多之前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也得到了解释。

(吴邪)把费洛蒙注射入苏万的那瓶酒里,缓慢散发的费洛蒙在那种蛇的激发下,会传达一段错误的场景。

"你说,刚才我们迷迷糊糊的,是因为这蛇费洛蒙的原因?我们能接受这蛇的费洛蒙?"苏万这个时候说道,"费洛蒙是外激素,昆虫和一些哺乳动物用来同物种传递信息用的,可以从汗腺及皮肤表层细胞中发散,直接影响脑部负责情绪的潜意识层。但是爬行动物有费洛蒙吗?"苏万摸了摸下巴:"早知道我看这些科普的时候就认真点了。"

黎簇一点兴趣也没有,这个孩子,现在并不知道主动的意义。在遇到这样复杂的事情的重压下,往往是选择思考、犹豫。这是人最开始最容易犯的错误。

没有人知道这个哭代表着什么,是开心,是刺激,还是悲惨?黎簇他们自已也不知道,年纪太小,还无法领略到人世间真正的感情宣泄。他们只觉得自已遇到这样的事情,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表达内心的情绪,只好用哭的,哭完之后,苏万问他:"大哥,怎么办啊?"

"是你愿意和我来沙漠的,我很感激你,但现在的场景我们谁也料不到,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且,我做的事情,是让你面对现实,是对你最有利的。"黎簇说道,他知道很快就要和自己的这个朋友说BYEBYE了,他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想最后帮他一次,"我刚才和你说的,你记住了没有?"

"没有~"苏万的声音竟然也有些颤抖。

苏万皱起眉头看了看黎簇,对天哀嚎了几声,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哇,黎簇,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绝交,我要和你绝交!"

黎簇没哭,他心说:没关系,这是我的宿命。既然是宿命,我就要去面对。来吧,面对吧,来吧。

不管以后如何,都不会原谅他了。别把自己当救世主,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谁可怜,你和那些你想帮助的人一样的凄惨。你没有能力帮助其他的人的时候,放过自己的良心。

苏万脸憋的通红,憋了好久才道:"得,爱咋咋地。"就朝黎簇走了过来。

黑暗中没有了指引,就和苏万撞在了一起,两个人滚在地上。

为何他现在把自己搞成这个鸟样呢,但此时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你哪儿学来这些的?"苏万问。

"故人的故人。"

苏万立即吸了口冷气,尽量让自己的肺部的紧张感放松放松再放松,然后深吸入一口气。

因为意识缓慢的原因,他刺入的过程很慢,正因为这样,疼痛得更加厉害,他气喘得很粗,也听不清楚什么,只得轻轻叫了一声。

苏万点头,黎簇感觉到了他在点头,大怒:"说话!你点头我又看不见!"

他一连刺了十几次,就听到自己的身下有人开始呻吟起来。

现在的危险和意外反而让他很舒服,暂时忘记了发生的一切,大口的喘起气来。

黎簇脑子一片空白,疲倦加上高度的紧张,让他几乎要晕过去。呼吸调整,心跳慢慢放缓,刚才冲到脑子里的血液开始平缓地抽回到身体里。

他再次睁开眼睛,感觉好多了。拿起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的餐巾纸,刚想继续,“滴滴滴滴滴滴”苏万的手表又响了。

黎簇顿时就暴走了,转头大骂:“苏万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苏万递给黎簇烟,黎簇忽然有些感触。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忽然对苏万有些刮目相看。苏万是一个极端细心的人,以前觉得他特别矫情,北京话就是事儿逼。如今这根烟却让黎簇觉得牛逼。

但是他问不出口,一股强烈的压制欲,让他连这个念头都提不起来。

苏万好像也完全不想说这个事情。

"是的,不要想那么复杂。"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两个人都一愣,苏万吓了一跳,差点摔倒。但是几乎是瞬间,苏万就坐了起来,他刚才的惊吓和突兀感一下就消失了,他内心有些奇怪,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但是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好奇,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他奇怪自己的理所当然,同时又觉得这种奇怪也是无意义的。

一边的黎簇也一样,从他身后伸过来一只手,黎簇回头一看,是黑眼镜站在他身后他,又觉得头脑有一些混沌起来。

苏万和黎簇对视一眼,立即追了上去。

黑眼镜摇头:"我一个人顾不了那么多的人。"

"我顾得了。"黎簇把画板还给他,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吴邪和黑眼镜想做什么,苏万附和道:"对,一个都不能少。"

黎簇一拳头打在苏万脸上,把他打翻在地,"别装了!你他妈的,中个蛇毒这么快就好了,是谁给你的血清?"

苏万"啊"了一声,黎簇上去又是两拳:"说!你知道这里很多蛇是吧,你带了多少血清来?你知道他们会把我们弄到这个房间来,你知道他们就想让我去吸这蛇的费洛蒙。我早就觉得你他妈不对劲了。"

苏万一脚把黎簇踹翻,站起来吐了口血,压到黎簇身上也是两拳:"你以为我愿意啊!是谁拖我进这个局里的,老子还不是为了救你!"

两个人翻打在一起,互相扯对方的耳朵,把手指扣进对方的嘴巴里。互相卡着动不了。

"呸。"苏万就朝黎簇吐口水。黎簇立即吐回去。两个人吐了对方一脸。

黑眼镜手足无措的看着,原地转了几圈,自言自语道:"我说我管不了小鬼吧。"上去一人一脚踹翻。

END

反正这个tag下都没有什么人,放什么都不会被打吧😂
辣眼睛的涂鸦,我没有说笑👻

【拉尔夫X弗兰克】God's great unfathomable plan

*某本外国言情小说同人,反正是个冷cp,神父X妹控哥哥

*"I say God help you, because you're the only one of us here who has no idea what he really is!"

*由一个选择而引发蝴蝶效应的平行世界——ooc方向大概是:腹黑×暴娇??

无法否认,弗兰克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的情形——那是1921年的一个冬日,那个穿着长法衣的教士带着落日的余晖,表情淡漠地大步向他们一家走来,扬起的尘土让那个男人显得梦幻,同时将他们一家的风尘仆仆衬得更加狼狈。

弗兰克注意到那位拉尔夫神父在和他的父母打过招呼后,把打量的视线停留在了他的身上,他猜得出原因,外貌与家人的差异,这让他心里不大痛快。但很快那个男人越过了他们这些男孩子,搂住了他的妹妹梅吉,微笑着问了她的名字。

“梅吉。”他的妹妹细声细气地说道。

“她的名字叫梅格安。”拉尔夫对梅吉展现出的友善和关爱本该使弗兰克欢喜,甚至本该产生共鸣而更加亲近,但事实是他绷着脸给出了生硬的回答。他讨厌眼前那个漂亮的男人和他那令人惊讶的高大身材。在拉尔夫面前,弗兰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倒性的无力,仿佛他不是21岁,而仍是很久以前那个16岁的少年。

“梅格安,这是我最喜欢的名字。”拉尔夫温柔又愉快的语气和牵着梅吉的手都让弗兰克感到不快,尽管相比于家乡那些傲慢又冷漠的教士们,这位神父的平易、爽快以及和蔼显然更能轻易地俘获他人的好感,弗兰克还是无可避免地对拉尔夫产生了敌意。

那个时候,在他还没有意识到之前,弗兰克野兽般的本能就已经作出了那个拉尔夫将会抢走他最珍视的宝物的预感。

对于生活了近二十一年的故土,弗兰克并不感到怀念,但他同样不喜欢德罗海达的生活。如果说从新西兰到澳大利亚那噩梦般的航程消磨掉了他来之前的大部分期待,那么对新环境的新鲜感过去之后,他发现他厌恶无休无止地在围场里逡巡,厌恶大部分夜晚都睡在硬梆梆的地面上,讨厌那些不能当作宠畜来驯养的凶猛的狗。

弗兰克才明白他只是一心想要离开新西兰,他原本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而事实是有些本质上的东西并没有改变——他仍被束缚在土地上,只不过换到了一个貌似更大的牢笼中。弗兰克记起他深爱的两个女性在帕迪决定应那个所谓的玛丽姑姑的邀请时所表现出的抗拒与消极情绪,他意识到她们早就以她们女性特有的敏锐预感到——他们在澳大利亚的日子也只不过是在陌生的环境下过同样的生活罢了。

难得的慰藉大概就是骑马跑进正在聚集的云海,弗兰克必须承认那是相当新奇冒险的体验,但更令他惊讶的是拉尔夫神父对这件事表现得似乎比他还要兴奋。看着那个策马奔忙的高大背影,弗兰克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眼前的男人或许并不幸福,他们或许是相似的,至少在灵魂深处有某一处是相似的。

这样的共鸣在弗兰克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嫉妒给盖了过去——这个男人总是表现得仿佛无所不能,熟练地对那些难驯的狗发号施令,鞭子比他使得还好,而且还很快就获得了梅吉的喜爱与亲近。

© 执相不悟 | Powered by LOFTER